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基于即时情境,开发专题性文化课程
  • 作者: 江苏省南通师范第二附属小学 刘卫锋 来源: 时间:2009-9-13 15:43:11 阅读次 【
  •     在教育教学过程中,我们必然会面对无数的不确定性。它们超越预设,游离于规划之外,它们是开放的、生成的,我们称之为“即时情境”。但这些不确定性中很可能具有独特的教育教学价值,它们是教育教学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们在被利用过程中,又会被优化、重组,由于其中的主体——师生的能动作用,情境也不断变化,重新生成,会衍生出许多超越预设的新的“即时”情境。

      “即时”情境中蕴含着多种课程因素,有着丰富的课程资源,它为教师实践层面的课程开发提供了多元的选择。它可以为课程的开发提供契机,可以提供内容,可以为课程的实施营造浓郁的氛围、最佳的时机……总之,因为它是即时的,超越预设,为课程的实施摆脱机械、脱离呆板注入了鲜活的气息,使课程实施更现场化、更富针对性,有助于实现“教育情境” 中生活、社会、文化、学生、课程等因素的“天时、地利、人和”。

    基于此,我们结合“即时情境”开发“专题性文化课程”,即根据“即时情境”的主题类别,围绕这一“即时情境”,开展各种相关活动,开发并整合课程资源,使这一文化主题更为凝炼,更具感染力。“走向生活、走向社会、走向文化”是专题性文化课程开发的核心理念之一。我们以基于“即时情境”的专题性文化课程《雪的况味》的开发及实施过程为例来看教师实践层面的课程开发——

      

                  背 景

      2003年2月10日夜,南通城下了一场雪,这是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雪,而且是开学前一天的一场雪。第二天,也就是2月11日,正是学生正式上课的日子。学生见了雪,自然是极其兴奋的,沉醉在雪的滋味中。他们欢天喜地地在雪里嬉戏,将雪球抛向同伴,堆起雪人,做成“冰淇淋”……而这一切,都因为上课的铃声、封闭的教室而阻隔了,他们只有在座位上眼睁睁地望着窗外的世界,憧憬在雪地里尽情玩耍的情景。

      我的语文课是在上午第二课,原本想超越课本,补充一组关于雪的诗歌,好领略雪的情味。但是,我选择了离开,离开封闭的教室,离开狭隘的校园,到广阔的大自然中去感受雪的消息,去体验雪的滋味,去和雪来一个亲密的接触,然后再学关于雪的诗或许更有切身的感悟和理解。

      

                和雪的亲密接触

      当第二课的铃声响起的时候,我站在了讲台上宣布——

      “这一课,我们将到校外去看雪!”

      “耶——”教室里一片沸腾,“刘老师万岁!”

      于是,我们排队到了楼下,走向校门外。

      校园的甬道旁,是一排香樟树,树上积满了雪,晶莹雪白。就在孩子们走在树下的时候,我猛地一跃,拍打了一下树枝,树上的雪纷纷落了下来,孩子们惊叫着闪开了:“好你个刘老师,真坏!”

      于是,我们的队伍成了欢乐的队伍,有人在重复我的“恶作剧”,有人在偷偷地积攒着雪,准备给谁来个突然袭击。

      出了校门,走不多远就是市民广场了,广场上积满了雪,大片大片的。孩子们可兴奋了,连队伍也不要了,纷纷溜到广场上打雪仗去了。霎时间,雪球飞舞,银花飘散,欢笑声、被击中的抱怨声回荡在广场上空……

      好不容易才集合了队伍,继续前行,目标是千年古刹——天宁禅寺,去那里踏雪寻梅。

      天宁禅寺西北角有一座古塔——光孝塔,塔前的砖石小径上落满了雪,道旁有几株梅树,晶莹的雪落在枝头的花上,腊梅黄里透出明亮的色彩,晶莹剔透,别有一番风韵。我和孩子们在树前细细品赏,联想起上学期曾学过的梅花诗词——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我提议在铺满雪的地上写字。

      “写什么字呢?”学生李韵喆问道,“我不知道!”

      “喜欢写什么就写什么!要不就写个‘梅’字吧!”

      “好的——”

      小姑娘认真地蹲下,伸出小手指,一笔一画的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梅”字。在灿烂的阳光下,这凹下的“梅”字仿佛有了灵魂,映着晶莹剔透的梅花,伴着幽香,就是一块不朽的石碑了!

      孩子们欢呼着,为他们自己的创造而喜悦!

      出了寺庙的门,我们走上了街道,玩起了师生雪仗的游戏。

      可怜人单势薄的我成了孩子们“进攻”的目标,雪球、雪粉径直朝我袭来,“呵呵——”的得意声弥漫在街道上,我怎能坐以待毙呢?于是,频频反击,但毕竟人单势孤,为了躲避飞来的“漫天飞雪”,我撒开两腿狂奔,于是我的身后是一条追逐的长龙,他们呐喊着,咆哮着——自由地、快意地拿他们平日不敢“冒犯”的“老师”尽情“玩耍”!路上的行人停下来,笑眯眯地看着这群“疯”了的孩子以及一个“丧失了师道尊严”的“大顽童”!

      和这第一场雪的亲密接触,使我和孩子们亲近自然、彼此亲近,雪是我们的快乐之源,是我们心灵相通的纽带,是我们亲密和谐的见证……

    【开发者言】

    从内容上看,“即时情境”中可以整合到教育教学的课程资源有阅读资源、研究资源、习作资源、教育辅助资源等。生活的真实性、社会的多样性、文化的深刻性为专题性文化课程的选题、内容来源、实施时间和空间提供了现实而鲜活的土壤。

    生活是我们学习的源泉。生活中的人、事、场景和学生主体的认识需要、情感交融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学生的生活经验和外在的物质世界,以及社会普遍形成的文化(精神)世界相沟通、相交融,教育、学习基于现实的场景、真实的情境,因为有意义的学习产生了,教育的生命活力也得以体现,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学生、社会、文化、生活”之间的意义协商。

              雪的情思

      千百年来,雪引起了许多的人文情思,咏雪的诗歌、散文由此而生。在经历了这次和雪的亲密接触之后,我们也诗情满怀、文思如泉。

      我用古诗来留住和雪亲密接触的回忆——

    雪中记游之一

    雪后阳光白,景观分外佳。兴怀出校去,携得弟子游。

    雪景赏不尽,童趣无须觅。雪球抛掷处,白花散作星。

    欢呼又雀跃,宛若孙大圣。号呼不可止,遍身着霜衣。

    嗟呼哉,教化若此轻快,安得不摄人心怀!

    雪中记游之七

    教室天地小,自然大课堂。

    出校赏梅去,何飓风和雨?

    学生也用心体验着雪中的快乐,用文字流露着内心的激动与喜悦——

              打雪仗

                   陈俊朗

      雪仗就要开始了。一开始,我们不分敌我,一阵混战,有人把雪团乱丢,有人故意把别人推到,甚至还有人拿雪球往别人的衣服里塞。这时,我喊了一声停,没想到他们却拿了六个雪球打我。我又高喊了一声停,他们总算停了下来。我说:“这样不是打雪仗,而是大帮哄!我们必须立个规则。”我的话得到了大家的响应,大家凑在一起,想了很多方法。最后立下了这几条规则:1、谁跌倒就算“死”;2、谁被打中头就算“死”;3、谁出了界就算“死”;4、以猜拳的方式决定一个队长。

      立好了规则,就要正式开打啦!我们决定由4人准备雪球,两人操纵两架掷雪机,其余3人冲锋,我指挥。说起那几架掷雪机,还是我发明的呢!只要把两根粗线丝固定在一个长方形木板一端的两头,再在另一端的底部装上弹簧,一架掷雪机就完成了。

      “冲啊!”我和另外3名冲锋队员在掷雪机的掩护下向敌人的营地冲去。敌人的哨兵发现了我们,大吼着发布我们入侵的消息。敌人很快布好了阵势,可看不见我们了,原来我们躲在他们的侧面,随着我一声令下,大大小小约14个雪球在敌人的阵地里四处开花。敌人被吓得抱头鼠窜,有的滑倒在地,有的脸上全是雪,还有的差点逃出界!总的说来,我们这次突袭收获很大,击倒了敌人3名,俘虏了一名,自己伤亡两名, 所以我们把那个俘虏当场“绞杀”了。

      敌人看了很生气,我们看见他们四人躲在掩体后,两人站着,六个人一起向我们丢“炸弹”。不过,我们的掷雪机轻松地把他们镇压下去了。现在双方相持着。突然,一名队友“啊呀”一声被打中了。我们东看看西看看,一个敌人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正想着,又有两个雪球击中我的腿,“好险!”我吁了一口气“肯定是敌人来偷袭了!没错!”于是,我们的几名冲锋队员去偷袭我们的敌人,可一个敌人都看不到,正当我们一头雾水时候,敌人的火力更猛了,我们的一架掷雪机被连连击中散架了!原来敌方严明明和盛亦君火力最猛。于是我们派最强的突击队员冲过去,二比二与敌人同归于尽。

      我方只剩5人了,我想:算了,我们干脆一人操纵掷雪机,其余四人直接冲入敌群,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出!“雪利利——”我们呐喊着向敌人冲去!可操纵着掷雪机的我没见他们回来,我跑去一看,我们4个队友倒下了,敌人也全垮台了。“耶——赢喽——万岁!”我和队友高兴得又蹦又跳,欢呼声传得很远很远。

    【开发者言】

      祝允明说:“身与事接而境生,境与身接而情生”,古人亦云“情动而辞发”,可见古人早已发现生活中的情境能激发主体产生各种感受和体验,强烈的还会使人“情不能自己”,迫不及待地要发之于口舌,诉诸于笔端……

      在作文上更是如此,立足于生活的情境往往对学生的表达(口头或书面的)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而“即时情境”因其生活化、自然化、本源化的特性,使它具有了对学生的习作发生积极影响的作用,它已蕴含了成为学生的作文课程资源的一切条件。

      作文回复到真正的生活的本源里,因而拥有了鲜活的生命之水。学生也因身处现实的情境中,在自然的浓烈的情绪中自由地表达、创造,表达就不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作为教师,如何智慧地加以开发利用,实在是一件值得探索的、有意义的事情。

                    诗中的风景

      在与学生快乐地玩过雪、写过雪之后,我与学生一道查找关于雪的诗文,共同开发语文课程资源,作为我们后续学习的教材。

      经过大家的努力,终于遴选出以下几个单元——

    ●雪下的诗情

    《大德歌范啊罚ㄔ关汉卿)、《清平乐》(宋匪锏姥ぃⅰ斗缪┧捃饺厣街魅恕罚ㄌ品刘长卿)、《对雪》(唐纷永迹ⅰ堆罚ń鸱冯延登)、《江天暮雪》(元烦骆冢ⅰ堆┩罚ㄇ宸洪昇)、清沸环剂摹睹苎┩腥恕罚ㄈ诵腥停苎┟源逵啊S劬萍异椋角乓凰蚶洹#?/P>

    ●玩雪的诗意

    《雪》(鲁迅)

    ●听雪的诗韵

    《夜雪》(唐钒拙右祝ⅰ兑寡罚ㄇ宸张实居)

    ●赏雪的诗境

    《草堂村寻人不遇》唐丰危ㄊ甏沽酪溃钕镄毖裟耗穹伞C徘把┞扌屑#κ窍壬鑫垂椤#?/P>

    《江雪》(唐妨谠?/P>

    孟郊的《洛桥晚望》(天津桥下冰初结,洛阳陌上人行绝。榆柳萧疏楼阁闲,月明只见嵩山雪。)

    《西湖的雪景——献给许多不能与我共幽赏的朋友》(钟敬文)

    ●雪花的怀想

    《雪》(鲁彦)

    【开发者言】

      文化具有情境性、创造性、自由性、群体性、开放性的特征。在专题性文化课程的开发过程中,教师、学生、家长及社会力量是课程的开发主体,其中来自学校教师的指导思想和他们与社会对话所达成的共识,构成专题性文化课程开发的核心理念。在具体的实践操作上表现为教师拥有主动的、强烈的课程开发意识,并在实践中与学生努力践行课程的开发与再造,学生的角色不再是一个等待纳入知识的容器,而是课程的开发者和课程经验的创生者。由此,教师、学生、家长乃至社会力量卷入专题性文化课程开发的机制,为课程的开发注入新鲜的活力。

                在诗文的氤氲中徜徉

      有了新开发的语文课程资源,我和孩子们一起细细品味文人骚客的雪中情思,一起领略他们笔下的雪,默想他们眼中、心中的关于雪的意境。

      晨读课上,我和学生在一遍又一遍的诵读中理解雪的诗文的意义,在古诗的意蕴里直面漫天的风雪;

      语文阅读课上,我和孩子们在解读诗文的过程中,乘上想像的翅膀,也去前朝的山川田野、驿站古道去追摹骚人的情怀;

      写作课上,我们神游万里,在风雪中追忆故园之思,通过角色的扮演,再现古人赏雪之姿,在幻化的今古对话情境中共赏自然人文的风情万种!

      我们在唐宋元明清的雪花里与历史沟连,我们在历史的长河里与诗人的心灵际会,在与诗人同赏雪的意境里感受盛唐的风,大宋的雨,元明清的霜……

      在关汉卿“雪纷华,舞梨花,再不见烟村四五家”的图画里看疏林噪晚鸦;

      在孙道绚“悠悠扬扬,做尽轻模样。夜半萧萧窗外响,多在梅竹边上”的意境里感受“六花片片飞来”的情状;

      在子兰的诗中想念那个吟望搜辞的幽人,看“飘入窗来落砚中”的银花飞雪;

      在密雪中谛听谢芳连曾听见的犬吠,看踟蹰在山桥的渔翁凄冷的归去……

      在深沉的夜色中聆听白居易曾听见的折竹之声;

      在追随岑参的脚步,去草堂村寻找梦中的过客,在数株垂柳欲依依的时节,在深巷斜阳暮鸟飞的黄昏失意而回……

      人文的情思在我们的心上荡漾,品赏着这些诗文,我们的心儿仿佛回到大自然中,在历史的长河里遨游,感受雪下的滋味!

      “思接千载,神游万里”的境界也莫过如此吧!

      语文课,因了这诗文的情致笼罩上美的轻纱,我们,在美的诗意中徜徉!

    当孩子们拿起笔,在他们的笔下流泄的是一个诗意的世界——

                夜雪老翁独钓

                            吴枫

    昨夜,我独自一人漫步在路上,顶着面如刀割的寒风,迎着漫天飞舞的雪,想:不会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吧?

    路上是一层厚厚的雪,而却无一个脚印。于是,我便知道,路上只有我一人。

    渐渐的,雪停了!]

    前几里,是一座座山,山顶在皎洁的月光下,闪出了银色的光芒……一棵棵粗壮的树上,挂着晶莹闪烁的冰凌。

    我从袋里掏出一包牛肉和一袋暖酒,边走边香香地吃着……

    走了一会儿,我偶然发现前方河中闪着一丝红色的渔火,向前一看,原来是一位老翁,身披蓑衣,带着竹帽,手拿鱼竿,乘着渔舟,一人独自垂钓。

    我不禁心中一动,走到岸边,大声喊:“老者,可否让我与汝一叙?”

    “行!”说着,那老翁便划着桨,把船靠岸。我登上船,跟他坐在舱中,闲聊起来……

    当他摘掉竹帽时,我大吃一惊,先是迟疑了一会儿,再用手指着他,惊讶地说:“你……你就是那个大胆向皇上进谏而被罢官的柳宗元?”

    “正是!”

    “哎呀!”我猛拍了一下大腿说:“能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刚才多有冒犯,请先生见谅!”说着,我便拱手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哎,不必多礼,不必多礼!”他边说边连忙扶起我。

    我俩坐下,继续谈话……最后,我请求他写一首诗留作纪念,他思索片刻,便吟道——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好诗!好诗!”我不禁拍案叫绝。

    【开发者言】

      人的发展离不开社会、历史文化的影响,他所处的环境对其人格的形成、素养的提高有着非常重大的作用。马克思说人是在活动与环境相互作用和谐统一中获得全面发展的,人的发展离不开实践活动,离不开基于文化、社会、历史的实践活动,唯有在这种多元的活动中,人才会与环境建立多元的联系。因此,人的学习是情境性的,人的所有活动,包括他的生活、工作也是在情境中运用、改组着他的经验,使他不仅胜任工作、适应生活,而且在这过程中不断在适应的基础上有所提高,逐步成为一个超越“新手”的“专家”,最终实现他的圆满的发展,素质的全面提高。

      语文学习也不会游离于这个范畴以外。文化之于儿童的感染、熏陶使我们的课堂在焕发生机的同时用有了精神的脊梁——专题性文化课程,将孩子与文化通过活动联系在一起,使孩子们在专题性的、系列的、文化的、开放的实践活动中实现对语言的感悟和驾驭,并由此上溯到历史人文的长河,回复生活自然的大境界,实现中国文化里所说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在雪的况味里感怀

    一场雪就这样落在了我和孩子们的心湖里,把我们血脉里流淌了几千年的情思撩拨成一曲又一曲温柔的快意!

    我们没有“雪夜访戴”的旷达么?

    我们没有享受“夜听折竹”的空灵么?

    我们没有“踏雪寻梅”的雅致么?

    我们没有“身在其中,与之俱化”的交融么?

    我们消融在雪的况味里,

    我们消融在雪的神思中,

    我们的心灵栖居在雪的诗意里!

    自然、社会、人生,在这一场雪里早已辨不清你我!

    雪的诗情画意,教育的诗情画意!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