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语文课堂的田野性格
  • 作者: 周一贯 来源: 时间:2009-9-3 19:08:58 阅读次 【
  • 刘发建教学《将相和》一课,引领着孩子“悄悄地,走进了故事的深处”读罢,在感动的同时又有许多启发。据我所知,他已经有几个课例发表在《人民教育》教学栏目里,并作为“话题提出,赢得了热烈的反响”。这是一位名不见经传,也未在大型观摩课堂上露脸的农村青年教师,只是常年默默耕耘在小学语文的日常课堂上。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奇迹,但在我看来却很正常。青年教师用心于日常的课堂教学,正是他们专业成长的康庄大道。我无意贬低公开课的教学研究价值,但它毕竟是在非常时间、非常空间、由非常老师和非常学生组合而成的“非常课堂”。而日常的课堂却是教学原生态的自然存在,它具有许多天然合理的健康基因——它没有公开课那样非常的境况和太多的负担,师生真实地投身于教学活动之中,不会受太多功利干扰,因而这样的课堂往往是真诚、自然、朴实、简约的。应当说,日常的课堂正是青年教师赖以扎根的肥沃田野。刘发建语文课堂的动人之处,也正是那种基于日常课堂优秀品质的田野性格。

    从《将相和》一课的教学中,我们不难感受到这种“田野性格”的特征:

    一、从儿童出发,为童心寻找居所。

    小学语文课堂是属于儿童的,每一篇课文都应当是儿童的温馨居所。然而教师比较容易从成人的眼光和情感去解读课文,形成了固定的认识,而后千方百计地让儿童去钻“求证”的圈套。在公开教学的特殊境况下,教师更会揣摩听课教师和评课专家的感受,误入所谓风雅、高妙的境界而远离了儿童。刘发建老师源于日常课堂的质朴,却总是能从如何“让儿童喜欢”的角度去钻研教材、把握教材。

    《将相和》是一篇为多种教材所选用的经典课文,刘发建老师的教法却不同一般。他始终把课文当作故事来让儿童读、讲,摆脱了宏大主题的话语构架,使教学过程隐身于“读故事”的活动之中,而悄悄地让学生走进了故事的深处。显然,这样的教学思路,完全是在为童心寻找居所。当一位学生认为“既然是故事,就要读出讲的味道时”,刘老师不失时机地说:“对!你说得太妙了,故事是用来讲的,讲故事就是要娓娓道来,让听故事的人能够入情入境。”并就此提出了三条小建议:一是叙述的语言适当慢一点,二是要注意故事里的人物语言,三是心里要求装着听众。就这样,教师把点拨与化解无痕地融入学生读故事的过程之中。并让学生从读懂故事中的主要人物到读懂其他人物,从读懂故事末尾之“和”到明白隐含于故事整体“和”,于是在盎然的读书情趣中,让孩子悄悄地进入了故事的深处。

    从儿童出发,为童心寻找栖息的居所,刘发建老师也因此被誉为“儿童生态的自觉守护者”。

    二、自由出发,为交往寻找真诚。

    课堂教学的本质特征是一种特殊的交往活动,这是学生、教师、课文之间的一场交往互动。而交往所具有的平等身份和自由状态则要求交往各方都得怀有一颗真诚的心。“教”,不一定非耳提面命的正言厉色不可,更不必去矫揉造作、刻意雕琢,更为有效的应当是隐身于学生自主学习的活动之中,“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也正是常见于日常课堂教学的那份自由和真诚,在刘老师的课堂教学中,我们可以处处感受到这种自由、真诚的田野性格。例如,他在引导学生深读探究课文时设计的三个问题是颇富平等交往特色的,完全淡化了严肃高深的话语方式。在课例中,“完璧归赵”部分他设计的问题是“蔺相如是真撞还是假撞”;“渑池之会”部分的问题是“蔺相如会不会跟秦王是真拼还是假拼”;而在“负荆请罪”部分则是“廉颇为什么要负荆请罪”。这三个问题如此平易近人,有效地引导了学生在“真真假假”的辨析中边读边议,充满了真诚交往的浓浓情趣。

    对孩子抱有一颗真诚的心,才能和孩子们自由地融为一体,刘发建老师的课堂之所以能如此亲切,是因为他以真诚融化了交往中的隔阂与杂念。

    三、从本真出发,为生成寻找洒脱。

    要让课堂教学充满生命的活力,教师就要充分尊重学生生命活动的开放性和生成性。只有当教师的“导”与学生“学”的需求相一致时,才能使教学内容现实化。没有太多功利压力的日常课堂,可以使教师更容易走出预期目标,规定流程的限制,去真正关注学生学习的本体价值和审美意义,从而洒脱地面向生成。在刘发建的语文课堂中,较多地体现着这种状态,而这正是他课堂田野性格的另一种表征。

    《将相和》一课的教学,他把解读课文寓于学生讲(谈)故事的过程之中,就有着很强的生成性,显得洒脱自然,如“再打断一下,这里有一个‘想了一会儿’,你们没有想,也没有给我们听众想的时间。”在谈到蔺相如理直气壮地说时,又提醒孩子们“我感觉你们理是直了,但气还不够壮。蔺相如那种誓死一拼的豪气,我们听众没有感觉到。”再到“这里有个重要的词语,‘大大方方’,他们谈得大大方方了吗”——这既是对如何读的指导,又是理解课文的促进,更是一种巧妙的“讲析课文”的隐身术,于是,全都化解在现场的自然生成之中,没有什么拘谨和刻意。

    刘发建老师就像农夫,在田间行走,聆听着每一棵庄稼的拔节,洒脱地在幸福的课堂里穿行。

    四、从心灵出发,为对话寻找空间

    课文的意义只有在与学生的平等对话过程中才能产生。然而对话的空间却不是必然存在的,需要老师的创生。教师过度地张扬自我,会忽视了学生的存在;过分地关注听课老师的感受会遮蔽现场的学情;过多地考虑如何走完预设的所有过程,会无暇解决面临的矛盾——所有这些都会导致对话空间的被挤压,从而真正由学生自身经验和体验出发的鲜活学习情景便不复存在。在刘发建的课堂里不是这样,他放得下也拿得起,常和学生有聊天般的对话。请看《将相和》中的这个教学片断:

    生2:我也认为那是假拼,他是利用秦王贪生怕死的心理。

    师:你怎么知道秦王是贪生怕死呢?

    生2:因为我从课外了解到,秦王大修陵墓,为了长生不老还到处求灵丹妙药,所以

    我知道秦王贪生怕死。

    师:哦,你的知识真渊博啊,可惜张冠李戴了。这个秦王不是那个秦王。你说的那个秦王是秦始皇,这个是比秦始皇早三百多年的秦昭王……

    生3(理直气壮地):我认为是假拼!

    师:你瞧,这就是理直气壮。

    生:因为这是在秦国的地界,假如蔺相如跟秦王拼了,赵王也活不成了,身为臣子必须为君王考虑周到。

    师:把掌声献给这位善于思考的同学。这才叫会思考,这才叫会倾听,这才叫会读书。上次他敢拼,他是了解了秦王的弱点,喜欢这块玉,料他不敢逼我。这回秦王是不可能像喜欢“和氏璧”一样喜欢我们的赵王的。

    (生大笑。)

    ……

    这是一段十分生动的现场对话,既有对参与热情的激发,也有向纵深讨论的推进;既有对错误的适时纠正,也有对正面的积极鼓励;既有促进互动的启发,也有平添情趣的幽默。这种对话的空间能多次出现在日常的课堂之中,是因为在这个课堂里没有紧针密线的过度预设,少有处心积虑的环环相扣,少有四平八稳的谋篇布局,更少有延伸拓展的资料堆砌。课堂自然而宽松地因势发展,客观上为面向学情的现场对话赢得了空间。有了广阔的田野,儿童的生命才能自由驰骋,这也正是刘发建语文课堂教学田野性格值得称道的一面。

    刘发建老师是农民的儿子,他的身上有一股天然的田野之气,他的课堂形成了天然的田野之风。他的网名叫“落地麦”,网友们都叫他为“麦子”,麦子落地生根的田野品性,自然体现在刘发建的专业成长道路上。他热爱课堂,那是真的;他热爱语文,那是不变的;他热爱学生,那是赤诚的。这粒麦子,他扎根的土地是那貌似普通、不修边幅,却涌动着儿童精神生命的日常课堂。在这片希望的田野上,我们可以听到的是精神相通的心灵呼唤,我们可以看到的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智慧交流。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